论坛   非常男女   女子打美白针后身患多病,奔波10多家医院治疗 遭美容诊所起诉过度检查退还垫付费用
返回非常男女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790|回复: 0

女子打美白针后身患多病,奔波10多家医院治疗 遭美容诊所起诉过度检查退还垫付费用

[复制链接]
楼主

6万

主题

6万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0809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最佳新人

QQ
发表于 2021-8-23 16: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痛!轻点,轻点!”躺在病床上做针灸的袁晓英不停叫唤,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一年多来,她已经辗转10多家医院,但不知道自己的病何时才能彻底治愈。

去年5月,家住四川乐山的袁晓英花4500元在当地一家美容诊所打“美白针”。不料,此后出现药物过敏反应。袁晓英称,在第一次住院治疗过程中,她还曾一度出现休克昏迷,“本来想美白,没想到险些遭‘洗白’!”

如今,37岁的袁晓英经诊断患有慢性荨麻疹、慢性胆囊炎、慢性胃炎、认知功能减退及躯体化症状等,依然在四处求医问药。今年3月,当地卫生、市场监管等部门终止了调解,美容诊所不再为袁晓英垫付治疗费。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却收到对方一纸诉状。

涉事美容诊所认为,在已有华西医院全面诊断的情况下,袁晓英仍不断到多家医院进行检查,属于过度检查,要求退回他们垫付的8万多元损失。同时,要求其停止扰乱正常经营、侵犯名誉权的行为,并公开赔礼道歉等。

对此,乐山市市中区卫健局表示,针对该美容诊所未按规定填写和保管病历资料,超出核准登记诊疗科目开展医疗美容皮肤科活动等行为,已给予警告、罚款28400元的行政处罚。目前,市场监管等部门终止了双方调解,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


↑生病前后的袁晓英


①女子讲述

美容诊所打美白针后出现不适

今年37岁的袁晓英,是乐山市犍为县人,开过副食店、养生馆,也在工地上包过一些小工程。离异的袁晓英始终都有一颗爱美之心。2020年5月12日,她在和朋友吃饭时,新认识的朋友朱朱向她介绍了“美白针”,她心动了。

第二天,袁晓英添加朱朱的微信并谈好价格:4次“美白针”加1次水光针,赠送1盒“美白丸”,总计5000元。其中,“美白针”是“意大利生产”的,一盒分为4次输液,输液地点在圣美罗医疗美容诊所。朱朱发来“美白针”包装盒照片后,她交了500元定金。

5月13日下午,袁晓英来到圣美罗医疗美容诊所。“我看包装跟朱朱发给我的图片是一样的,非常精美,便交了4500元给诊所。”为了怕他们配药时调包,袁晓英说,她还悄悄拍了一张照片,并亲眼看着医护人员将药配好。


↑袁晓英当时拍下的产品包装盒


据袁晓英介绍,输液约半小时后,她出现头昏、出汗、微痒、心慌、想吐等不适症状。当时医生说是正常的,降低了输液速度,并拿了牛奶和面包给她吃,原计划输1个小时,最终输了4个小时。当晚,袁晓英感觉皮肤有痒刺痛感、头昏,此后几天精神也不好。

5月19日、5月25日,袁晓英去圣罗美分别输了第2次、第3次“美白针”。“每次都不舒服,他们总说是正常的。”袁晓英说,输完液回家后,身体还是刺痛和痒,同时她的也变得容易冒火、暴躁,晚上睡眠差。

到了6月2日第4次输液时,袁晓英觉得自己受不了了,不愿意再输了。双方争吵起来,袁晓英还打了12345热线投诉。

“当时他们同意给我退费,并开了一些抗过敏药。”袁晓英说,但当晚回家后她出现痒、痛、肚子胀、全身淤青加重等不良反应,非常难受。

②四处求医

辗转一年跑了10多家医院

经诊断患多种疾病

让袁晓英没想到的是,自己从此踏上了漫长的求医之路。

2020年6月3日,因不堪忍受身体的变化,袁晓英前往武警四川总队医院进行检查治疗。经初步诊断,袁晓英为药物性过敏性皮炎,予以抗过敏、止咳祛痰等治疗。

袁晓英称,她在武警四川总队医院住院期间,曾出现嘴麻手僵,一度处于休克昏迷状态,“本来想美白,没想到险遭‘洗白’。”不过,关于她自述休克昏迷的情况,红星新闻记者在袁晓英的出院病历及病程记录中,并未发现有此内容记载。



↑袁晓英接受针灸治疗


由于袁晓英自觉症状无明显缓解,要求去上级医院治疗。2020年6月7日,圣美罗美容诊所的相关人员将袁晓英送到成都检查。她于6月10日至7月20日在华西医院接受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书上显示为:躯体形式障碍;全身刺痛待诊;失眠障碍?头晕待诊;焦虑状态;药疹?人工荨麻疹;腹痛待诊:急性胆囊炎?胃多发息肉;慢性非萎缩性胃炎伴痘疹;双肾积水;脐尿管结石。


↑华西医院出院病情证明书


出院后,虽然以前的不适症状有所缓解,但袁晓英仍感觉全身痒刺痛,天气炎热时更痒得难受,还有头晕、头痛等症状。于是,她又先后到乐山市中医医院、重庆西南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乐山市人民医院、乐山市肛肠医院等10多家医院进行检查和治疗。

只有对症,才能更好地治疗,那么,圣美罗美容诊所给袁晓英注射的“美白针”处方药配方到底是什么?双方一度为此产生了争议和冲突,甚至拨打了110报警。

据该美容诊所提供的处方笺显示,谷胱甘肽注射液0.1克、氨甲环酸0.5克、维生素C0.1克、维生素B60.2克、0.9%氯化钠注射液250毫升,落款医师为骆祖骞。但袁晓英对此表示质疑,认为这并非是真实的处方。

在当地卫生、市场监管等部门的协调下,圣美罗美容诊所答应先将袁晓英医好为止。


↑美容诊所出具的处方笺

今年5月21日至5月28日,袁晓英再次前往四川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为:认知功能减退;颈椎病;腰椎病;高血压病;颈部动脉粥样硬化伴斑块形成;躯体化症状;慢性荨麻疹;双耳感音神经性听力下降;慢性胆囊炎、慢性胃炎。其中还写到入院时的既往史:有可疑“美白针”过敏史,成分不详。

8月19日,袁晓英又从乐山市肛肠医院办理了出院。在出院西医诊断中,与前述四川省人民医院诊断基本类似,而出院中医诊断为神志病、毒损脑络证。



↑四川省人民医院出院记录


③反被起诉

诊所质疑“过度检查”

称其扰乱正常经营

此前的今年3月,由于当地卫生、市场监管等部门终止了对双方的调解,圣美罗美容诊所不再为袁晓英垫付治疗费。但是当袁晓英还未来得及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却收到了对方的一纸诉状。

起诉书原告为乐山圣罗美门诊部有限公司(此前名为“圣美罗美容诊所”),起诉书中称,2020年6月开始,应袁晓英的不断要求,原告先行垫付各种费用共计114980元,在已有华西医院全面诊断的情况下,被告仍不断到多家医院进行检查,属于过度检查,造成原告82144元的损失。

同时,起诉书中认为,通过多家医院的诊断以及治疗,袁晓英的上述疾病为慢性病、躯体形式障碍等,与其在原告处诊疗行为无因果关系。被告通过扰乱原告经营、在网络平台虚构事实、夸大后果等方式,严重扰乱原告正常经营,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声誉。

该起诉书称,要求判令袁晓英及其母亲立即停止扰乱原告正常经营的侵权行为;袁晓英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并在影响范围内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袁晓英赔偿原告造成的损失84144元(含2000元公证费)。

8月17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该美容诊所,发现外面店招为“圣罗美整形医美”,但是走进店内发现多处的logo却为“圣美罗”,当初给袁晓英开具的收据也为“圣美罗”。到底是叫“圣美罗”还是“圣罗美”?该店相关负责人薛女士表示,“这都是我们的名字。”



↑“圣美罗美容诊所”目前的招牌为圣罗美整形医美


对于与袁晓英之间的纠纷,薛女士表示,“没有什么好详细说的,带她去很多大医院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她无理取闹、到处造谣,已经对我们医院造成了损害,她不去走法律流程解决,现在我们起诉了她,最终以法院判决为准。”

“现在我自己又垫付了5万多元的治疗费,对方不出钱却还来反告我退钱。”对此,袁晓英十分气愤,“原来他们承诺的医好为止,我就要求给我治好病,不要留下各种后遗症,这有错吗?怎么就成了无理取闹?”



↑圣罗美公示栏


④记者调查

诊所违规开展医疗美容皮肤科活动

相关部门曾对其行政处罚

根据“天眼查”显示,乐山圣罗美门诊部有限公司于2017年4月11日成立,2020年5月21日名称变更前为乐山圣美罗医疗投资有限公司。2020年11月6日,该公司被乐山市市中区卫健局行政处罚。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从乐山市市中区卫健局获悉,该美容诊所以前办理的医疗机构名称为“乐山圣美罗医疗美容诊所”,现在名称为“乐山圣罗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全国医疗机构查询信息显示,该门诊部执业许可证有效期为2020/10/22至2024/12/31。

2020年11月6日,该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圣美罗医疗美容诊所未按规定填写、保管病历资料;超出核准登记诊疗科目开展医疗美容皮肤科活动;使用卫生技术人员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被处以警告、罚款28400元的行政处罚。

另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骆祖骞(出具处方笺的医师,该公司股东之一)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未经亲自诊查出具处方,被处以警告的行政处罚。

据该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该美容诊所原来核准登记诊疗科目有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但并没有核准登记美容皮肤科。

至于当初给袁晓英输入的“美白针”,该公司的起诉书中称之为“去黄淡斑液体”。对此,乐山市市中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介绍说,在对该美容诊所的检查中,现场并没有找到国外进口的“美白针”,国内也没有批准注册的“美白针”药品。所谓的“美白针”是将几种药剂配在一起,而该诊所出示的处方笺中的几种药剂,单个来看都是正规药品。



↑输液的“美白针”的几种配方药剂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当初引荐袁晓英到该美容诊所的朱朱,否认是该诊所员工,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认定该美容诊所虚假或者夸大宣传。在市场监管和卫健等部门的组织下,双方进行过多次协调,但是最终未达成一致的意见,便于今年3月11日终止了调解,建议双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

对此,袁晓英表示,她一直在四处奔走治病,只是还没来得及去维权,“现在我全身还是痒,但天气凉快缓解了一些,依然还是有头晕、头痛的毛病。”下一步,她将会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也提醒爱美女士保护好自己,别陷入整形美容的误区。



↑袁晓英四处求医的部分病历资料


【延伸阅读】

国内没有正规“美白针”产品

3种核心成分都不宜超量使用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为了美而牺牲健康就得不偿失了。关于市场上流行的所谓“美白针”,整形业内人士也曾发声揭露真相。

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李钢曾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没有正规上市的“美白针”产品,所有注射类的美白产品都不靠谱,甚至会危害身体健康。

李钢介绍,市面上这类产品大部分来自韩国、日本等地,并没有取得国内的销售资格证,都是“三无”产品。因此“美白针”在我国没有明确的操作流程以及药物成分说明。

而无论“美白针”的名字如何变,无外乎都是3种核心成分在发挥作用:还原型谷胱甘肽、氨甲环酸(传明酸)、维生素C。“目前这些美白针中所含成分也没有获得我国药监局批准的适应症,长期使用会出现一些不良反应,甚至发生严重的并发症。”李钢强调。

在这3种成分中,还原型谷胱甘肽是一种常见的保肝药物。但长期超量输入该类物质会使人体出现厌食、轻微恶心等症状,严重的会出现胃肠黏膜损伤和肾损伤;氨甲环酸是常见的一种止血药物。临床上,使用氨甲环酸有一个重要并发症就是促进凝血,长期使用会导致闭经或形成血栓。“一般来说,高龄女性或孕产妇是不推荐使用它的。”李钢表示。

维生素C具有抗氧化作用,但若摄入过多,轻则会出现头晕现象,重则会患上坏血病等疾病。“由于维生素C是水溶性维生素,无法在体内蓄积,多余的会通过肾脏以草酸盐形式代谢出去,摄入过多或会引发肾结石或尿路结石。”李钢介绍,长期过量服用维生素C还会出现牙龈肿胀、出血、皮下淤点、关节及肌肉疼痛、毛囊角化等症状。

李钢建议,理论上而言,人体肤色白的极致是大腿内侧皮肤的颜色。“基因的强大力量不是外在产品能改变的。我们不排斥正常范围内的美白,但也不要轻易被不法商家哄骗。”
返回非常男女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