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自贡   小伙面馆劝人结账被捅身亡,嫌疑人还涉另一故意伤害案 办案机关:将两案同审
返回自贡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5484|回复: 0

小伙面馆劝人结账被捅身亡,嫌疑人还涉另一故意伤害案 办案机关:将两案同审

[复制链接]
楼主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821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最佳新人

QQ
发表于 2021-4-21 12: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月20日,是四川自贡小伙沈严被捅身亡后的第186天,母亲陈晔每天数着天数过日子。由于思念儿子,50多岁的她学习制作动态照片,原本不动的图片上沈严开始抬头眨眼向她微笑。她在朋友圈写下:宝贝儿子,你没有离开妈妈,你就在妈妈身边,你看你都对妈妈笑了……
去年10月20日凌晨,自贡小伙沈严在一家面馆吃面时,由于一名顾客不愿付账与老板产生冲突,爱说“公道话”的他在出面讲了几句后,被其用水果刀刺伤,不治身亡。随后,犯罪嫌疑人邓远彬也被警方逮捕。
陈晔为儿子制作了动态照片
随着“爱管闲事”“打架被捅”的流言四起,还未从失子之痛走出来的陈晔面对外界质疑,萌生了为儿子沈严申报“见义勇为”的想法。目前,申报仍在进行中。
据悉,此案原本于今年3月12日开庭,但在调查过程中,办案机关发现,邓远彬此前在自贡市另一个区还有一桩故意伤害案未了结,因此准备合并两案一起诉至法院。
“杀我儿子之前还有伤害案,说明他就是一个屡教不改的累犯。”陈晔说,她希望重判杀人者,“如果一审不判他死刑,我将要上诉,‌‌要求判他死刑,杀人偿命!”据了解,该案一审将于近日开庭。
事件回放:
小伙凌晨面馆“打抱不平”
被男子用水果刀捅伤致死
去年10月20日凌晨,沈严与女友在街边的露天面店用餐时,被顾客邓远彬用刀捅伤,后因失血过多,伤势过重,于当日抢救无效死亡。
沈严生前照
据沈严女友小端此前介绍,她与沈严到达面店时发现一名男性顾客正与面店老板的母亲因为一百多元面钱产生争执。平时就爱说“公道话”的男友上前说了句,“喊他吃面要给钱,要不然走到哪里都输道理”。
小端说,直到两人吃完面,那名男顾客和老板母亲仍在争执。在沈严进去结账的几十秒后,那名男性顾客突然慌忙跑出,而身形高大的男友弓着身子向她求救,称“自己被捅了”。虽然辗转两家医院抢救,但沈严最终因伤势过重死亡。
此事发生后,当地警方当天就将犯罪嫌疑人邓远彬在出租屋内抓获,并以故意伤害罪对其进行刑事拘留。
事发地点
事后,沈严家属从负责此案的警官处了解到:10月20日凌晨,邓远彬邀请4位朋友到面馆吃面,凌晨1点半左右,其中3位朋友先行离开,就剩邓远彬及另外一位朋友在场。凌晨2点半左右,因为付100多元饭钱,邓远彬与摊主产生争执,一直到3时13分沈严与女友到达面馆。面对争执,沈严上前询问摊主“是不是不拿钱给你?”后来,女友将沈严劝回座位。之后,邓远彬的朋友打电话,要求把账算在此前离开的一位名叫“毛哥”的人的头上,由于摊主母亲与“毛哥”认识,遂表示同意。当沈严第二次进去准备付面钱时,便询问起摊主母亲,摊主母亲表示“算到之前人的帐上了”。随后,沈严就喊邓远彬离开,“那你就走了塞”。而正准备离开的邓远彬认为沈严多管闲事,因此拿出随身携带的可折叠水果刀,将沈严捅伤。
沈严家属表示,他们还从办案民警处获悉,59岁的邓远彬是个惯犯,曾多次进出看守所,此次才从看守所出来没几天,就已发生过两起打架斗殴事件,“头两次都没亮刀,这次亮了刀”。
办案机关:
嫌疑人还涉一起故意伤害案未了结
准备两案同审
据了解,沈严父母离异,离异后二人各自组成家庭,沈严是两个家庭唯一的儿子,事发后,四位老人悲痛难忍。而在母亲陈晔眼中,儿子是一个孝顺懂事的人,从小到大都没发生过打架斗殴,“是个本本分分的孩子”。然而,这场发生在凌晨的案件,让沈严死得“不明不白”,“外面说我儿子是因为多管闲事遭别个捅死的”。
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
为了证明儿子的清白,陈晔向属地街道层层递交了“见义勇为”申请。陈晔说,负责牵头评选工作的自贡市大安区政法委表示,由于牵扯一起刑事案件,因此在启动认定程序时,还需等待法院进行审判,对案发情况进行认定后,再进行综合评定。
4月21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自贡市大安区政法委相关负责人。其表示,是否认定见义勇为需根据自贡市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再由多部门进行综合认定。
据悉,邓远彬故意伤害案原本将于今年3月12日开庭,但在调查过程中,办案机关发现,邓远彬此前在自贡市自流井区还有一桩故意伤害案未了结,因此准备合并两案一起诉至法院。对此,红星新闻记者也从自贡市检察院得到核实,“法院一起判,这对他(邓远彬)的量刑肯定有很大影响,等公安机关收集完证据,再交由检察院移交,就准备两案同审”。
母亲哭诉:
至今不能接受儿子离世
沈严去世以来,母亲陈晔一直活在对儿子的思念中,直到现在,她都不能接受儿子离开的事实。今年过年,她把儿子的遗像放在桌子上,也给他摆上一副碗筷,“就像他还在一样”。陈晔也原样保留了儿子的房间,为了不让沈严近80岁的外婆过度伤心,她把门上了锁,只有她时常进去呆在屋内思念儿子。
家人在沈严的墓前悲痛万分
在儿子床上,她把儿子手机中的照片一张张洗出来塑封好,整齐地摆好。儿子手机里的照片不多,她就四处找儿子的朋友问,“哪些有沈严的照片,请都发给我”。床头放着沈严留下的手机和手表,陈晔说,儿子去世后,亲戚朋友怕她看见遗物难受,将沈严的衣物全部处理了,等她回过神来,在儿子的房间里放声大哭,“都拿去扔了,啥子都没留给我,至少让我在想他的时候可以闻一下他衣服上的气味嘛”。
陈晔说,做梦都没想到,这种厄运会落到她的头上,“儿子就因为一句话招来了杀生之祸,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毁了”。她退了休还在上班,原本打算等沈严结婚有了孩子,就不上班去带孙子,“但现在这一切都成为泡影”。要是孩子是得病死的,自己心里还有一个准备,但这种飞来横祸,是她万万没想到的,“29岁的一个孩子‌‌说没就没了,家庭的所有希望都没了,是凶手‌让我们成了失独家庭,让我成为失独‌‌妈妈,让我老无所依?”
陈晔觉得自己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沈严,“因为我生下他,却没有保护他,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宁愿凶手杀的是我,把我儿子留下。”而儿子去世后,她也想过轻生,而如今还在痛苦的煎熬和等待,只为等着法院开庭,“活着就是给娃儿讨个公道”。
据悉,该案一审将于近日开庭。
返回自贡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