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乐山   山村女孩穿塑料婚纱直播走红:渴望美好爱情,不敢幻想买真婚纱
返回乐山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153|回复: 0

山村女孩穿塑料婚纱直播走红:渴望美好爱情,不敢幻想买真婚纱

[复制链接]
楼主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914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最佳新人

QQ
发表于 2019-10-8 13: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袭白色婚纱拖在地上,洁白的头纱在风中飞舞,手中捧着叫不出名字的野花……21岁的左哈笑容迷人,幸福全部写在了脸上。不过,左哈还是个单身女孩,她并非站在婚礼舞台上,脚下只是一片黄土和杂草。

让左哈猝不及防的是,她穿着用塑料袋和薄膜所制婚纱的小视频突然火了,并虏获了100多万粉丝的心,成为“网红”。脱下塑料婚纱,她在山坡直播放羊,在山顶唱歌跳舞,曾经在大城市打工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的她,如今在大山深处做直播月入上万。

山村女孩穿塑料婚纱直播走红:渴望美好爱情,不敢幻想买真婚纱.png
▲ 左哈用塑料膜等材料制作的婚纱


不过,质疑也随之而来:这个长相甜美、多才多艺的女孩真来自大山?她的背后是否有网络推手?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多方走访调查发现,左哈确实是偏远山村女孩,涉足直播也属偶然,她渴望通过直播改善家庭窘况,也渴望美好爱情,却因婚纱太贵而不敢幻想去买真的。

A.走 红

大山深处的“婚纱照”,取材塑料膜

今年入秋以来,海拔1300米的老虎堡上雨水明显增多,雾气笼罩着绵延的群山,如同与世隔绝的仙境。从四川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城出发,驾车需要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雪口山乡温水凼村,要前往老虎堡,只能沿着崎岖的山路步行,再走1个多小时。

左哈的家位于老虎堡的半山腰,是一间普通的民房,只是屋外放着的一个塑料模特和两个三脚架略显特别。最初,左哈用塑料袋和薄膜制作衣服便是由这个塑料模特试穿的,而三脚架方便拍照和拍视频。



▲ 左哈位于大山深处的家


“农村人没有好看的衣服,还不如穿这个塑料袋好看。”左哈说,她很喜欢凤凰传奇,于是拉着弟弟一起拍视频,之前看到叔叔用黑色塑料袋和布袋给笋子打捆,便突发奇想把黑色塑料袋做成了衣服穿在身上,“酷酷的感觉。”

左哈后来发现,将塑料袋和薄膜做成婚纱更好看,黑色、白色、红色、绿色,各种颜色的塑料都成了婚纱的材料,甚至还有床单、彩条布等。

视频中,左哈披着一袭拖地的白色婚纱,洁白的头纱在风中飞舞,手中捧着一束叫不出名字的野花,变换着姿势,笑靥如花,满脸喜悦。不过,她并非站在婚礼舞台上,她脚下是一片黄土和杂草,身后是连绵的青山。

左哈从房间里拎出一件白色婚纱,上半身是气泡膜,里面是废旧布料,裙摆大面积是塑料薄膜,为了让裙摆更有型,塑料薄膜下面还有一层用稍硬的化肥口袋缝制的内衬。“我身材不好,穿起来特别难看。”她将婚纱紧靠在身前比划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 左哈展示自己制作的婚纱


不过,这些用塑料制作的婚纱,所拍摄的“婚纱照”通过网络飞出了大山深处,吸引了众多网友点赞:

“蛮有创意的,比真实的婚纱还好看!”

“穿塑料都那么好看,无与伦比的美!”

“最美的婚纱,山坡的手捧花,独一无二!”

一套套特别的婚纱让人惊叹,有不少人甚至称赞左哈是“服装设计师”。在拍视频的同时,左哈也在平台上玩起了直播:在山坡放羊,在林间采竹笋,在地里种玉米,在屋后割猪草,在山顶唱歌跳舞……她成了“网红女主播”。



▲ 左哈在山林间割猪草


B.质 疑

山村“网红女主播”身后有推手?

不过,质疑声也随之而来:

这个长相甜美、多才多艺的女孩真来自大山深处吗?是不是城市女孩跑到山村靠直播作秀挣钱?

她是什么学历,能设计出这么好看的“婚纱”?

她背后是否有网络推手,谁在给她出点子、拍视频?

面对质疑,左哈无奈苦笑。“我确实只是一位普通的山村女孩啊!”今年21岁的左哈从小就在老虎堡出生、长大,在家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哥哥,下面还有弟弟。因为家里穷,她读完初中便没再继续读书了。

2015年,当时17岁的左哈和一位老乡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成都一家餐馆当服务员。“每个月工资1900元到2000元。”左哈省吃俭用,一年多时间挣了2万元回家过年。后来,她又带着嫂子一起去成都打工,“既挣了钱,也见了世面。”

如果不是母亲意外出车祸受伤,也许左哈将一直在外打工。2018年春节前,左哈辞掉工作回家照顾母亲。偶然的机会,左哈认识山脚下做摩托车生意的同乡,听说他在快手有10多万粉丝,玩直播有打赏可以挣钱,便拜其为师。



▲ 放羊和背东西的左哈


其实,左哈以前注册过快手账号“左哈哈”,但是没怎么玩,只有几十个粉丝,她只发过几条视频和照片,内容是关于出门打工的事,勉励自己好好挣钱,结果仅仅几个粉丝看。

去年2月28日,左哈和弟弟一起身穿黑色塑料袋,拍了一条模仿凤凰传奇的视频。“第一天下午四五点发的,因为山上信号不太好,发了就没怎么关注了。”但第二天左哈发现,该条视频播放量达到了135万次,粉丝从原来的不到百人涨了两三万。

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左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用塑料袋和薄膜制作婚纱后,她彻底火了。从“打工妹”到“女主播”,左哈虏获了100多万粉丝的心。

左哈说,拍视频也好,做直播也罢,内容都是她自己想的,有的是架着支架自拍,有的是弟弟放学后或周末时间拍的,偶尔父母也会帮忙拍。有人质疑,也有更多人为她“加油鼓劲”,并给她“刷礼物打赏”,这让她感动不已。

C.背 后

不敢乱花钱,最爱吃辣条

今年58岁的阿洛日铁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放了30多年的羊,被女儿左哈随手一拍发到网上,竟然也能挣钱。最初,左哈的父母都曾激烈反对,直斥她无所事事。

左哈拜师老乡后,俩人经常在一起玩耍、拍视频和直播,但师傅是已婚人士,有部分亲朋和村民在背后说闲话。当左哈在山上穿着塑料和彩条布拍视频时,路过的村民也像看到怪物一样小声地嘀咕,感到她莫名其妙。

在小山村一些人的眼里,声誉比什么都重要,阿洛日铁气得对左哈破口大骂,“你可以不挣这个钱,我们也不花你的钱,拍这些有啥子用嘛!整天不干正事!”

这让左哈感觉委屈。她从小在山上长大,也没什么朋友,只是觉得和师傅在一起玩很开心。不过,后来师傅的妹妹在时,她才会去师傅那里玩。有好几次拍视频时,左哈穿上了美丽的彝族服装,展示少数民族的风情。



▲ 左哈


左哈还记得第一次开直播时,她穿着民族服装唱歌,有100人左右观看,最终她挣到了126元,这让她欣喜若狂。仅两三个月时间,左哈的粉丝数就涨到了15万,打赏收入也水涨船高,父母才逐渐改变了态度,没有反对。

“以前直播主要内容是生活(放羊、干农活),现在主要是分享快乐(唱歌、跳舞)。”左哈说,每场直播大概有一两千人观看,时长一两个小时,打赏收入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目前平均每个月收入能上万元,而以前她打工时一个月才2000元。


▲ 在山上唱歌跳舞直播的左哈


据左哈介绍,以前父亲放羊,家里没钱用时就卖羊,加上挖山药、笋子,一年家里总收入大概4、5万元。而4、5年前,大哥结婚,家里几十年的积蓄都掏空了,还跟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

在左哈直播后,家里的生活费、弟弟读书,加之亲戚朋友人情往来,替哥哥还彩礼欠下的债,都由她支出。去年夏天,左哈给家里买了一个小冰柜,花了500多元,她一边直播一边背上山来。她还给父亲买了一套雨衣,不用担心他放羊时再被淋湿。

“看着很凶的一个人,其实内心挺温柔的。”在左哈看来,可能很多“父亲”都差不多,话很少,但即便骂人言语中也是关心。

左哈的父亲换了普通的智能手机后,有时放羊也会点开看女儿直播。不过,以前4、5个月才用100元话费,现在一个月不到就100元,这让他很心疼,舍不得,赶紧去换了套餐,回家后才连上热点,与亲戚朋友聊聊微信。

“加起来在直播挣了10多万元,我都交给父亲了。”虽然现在收入高,但左哈并没有乱花费。她说,她不爱买衣服和高档化妆品,除了用一些简单的化妆品画个淡妆,大多时候她都素颜出镜。她还自称是个吃货,一般都是买吃的,但最爱方便面和辣条。



▲ 干农活的左哈


D.未 来

顺其自然,向往爱情不敢奢望真婚纱

当被问到粉丝喜欢她哪一点时,左哈不假思索地说,可能是比较接地气吧,性格比较开朗、直率,哭过笑过不记仇,还有很多人喜欢看她唱歌跳舞。“这么多粉丝在支持我,他们不是支持一个没用的人,而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所以我肯定会努力的。”

左哈认为,她始终保持着一颗感恩之心。有人给她刷礼物,她很感谢,就点关注或者给对方发吸粉视频来回报。有时她也想做点本地特产送给一些粉丝,但一方面运费太高,也怕他们不喜欢,所以最终没有做成。

有得亦有失。有一次,表哥让左哈发一个视频,她说有点忙等下再发,没想到表哥却生气了,“说我不是以前的表妹了,现在飘了,耍大牌。”左哈伤心地哭了一场。在街上有人认出来叫她“网红”,这让她很反感,“就像怪物和小丑一样,我不太喜欢这个词。”



▲ 左哈正在山上直播


挣钱多了,有些人眼红。“有人说你一小时就挣上千元,我辛苦上班累死累活一天才两百元。”但左哈认为,她不偷不抢,是靠自己唱歌跳舞的才艺所得。也有人指责她为了迎合粉丝、搔首弄姿,丢掉了最初的淳朴,左哈承认一部分原因确实是想多挣钱,但努力唱好歌、跳好舞何错之有,也是为了让粉丝更开心。

谈到走红的塑料膜婚纱,左哈毫不掩饰自己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她曾经多次被父母催着相亲,好在如今做直播可以挣钱,可以多挣点钱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父亲没再催了,但母亲还是担心女儿年龄大了不太容易嫁出去。今年她谈过一个男朋友,但分手了。

“塑料膜婚纱好看,真的婚纱应该更好看啊,但是真的太贵了,买不起,也不敢幻想。”对于左哈而言,她渴望美好爱情的降临,结婚时能拍一套美美的婚纱照,但她更渴望通过直播改善家庭窘况,挣的每一分钱都不能乱花。

对于未来,左哈说,线下,她帮父母做家务、干农活、挖笋子、喂猪、放羊,线上就拍视频做直播,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只管做好当下的事情,“未来就顺其自然吧,只要每天努力一点点,相信一切总会变得更好。”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You are my super star……”空旷的老虎堡上,左哈在镜头前激情四射地跳着,歌声传向远方,在群山之间久久回荡。她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女孩,也是自己心中的Super Star。
返回乐山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